第二百二十三章 出宫令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胥阑珊不知如何招架的时候,萧景仁再次开口”既然皇后娘娘有所耳闻,那你也该知道这次下毒之人和几年前潇湘的事故幕后主使都是同一个人,可惜就在早朝前府中传来消息说玉晗由于受到惊吓,现在已经神智不清,满口胡话。她的话已经不知真假,即那幕后之人是宫中之人,那肯定得劳烦皇后娘娘多加留意了。“
  ”你是说人疯了?“见萧景仁点头,胥阑珊只觉头疼的嗡嗡作响,这种明明知道真凶是谁却没有证据的状况还真是令人抓狂。”对了,你找过白钰吗?他的医术还是不错的,说不定他有办法治好玉晗的疯病。“
  ”找过了,这玉公子已经不在府上多时,说是病势严重,外出寻找名医还未归。“
  ”本宫还知道一个人,医术绝不在白钰之下,就是不知他还在不在南宁。“
  ”皇后娘娘只管说就是,寻人之事交给本王就好,。“
  ”夜明泽。“
  萧景仁还想说什么,墨玉的出现去生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墨玉似乎是在阿离那里受了委屈,到胥阑珊这里来寻求安慰来了。胥阑珊提起墨玉,指着他的小鼻子”墨玉,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满身是水的跑过来。肯定又玩水被阿离打了吧,你就是活该,下次我再也不保你了。“萧景仁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有着淡淡的苦涩,淡到胥阑珊几乎没有发现。
  ”这是怎么了?这养生殿竟如此热闹。“萧汝晟的声音突然响起,把胥阑珊吓了一跳。墨玉乘机逃跑,钻到了霸业的桌子下面。”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到晚上你是绝对不会回来的吗?“
  ”皇后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这养生殿不回朕要去哪里?皇弟,你可是来找朕的?“
  ”臣弟一时心急,为了王妃的安危,只想一心将幕后黑手抓出来,因此前来拜托皇后娘娘。如有逾越之处,望皇兄不要怪罪才好。“
  ”皇弟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们可是一家人。“胥阑珊看着萧汝晟脸上的笑,心里各种鄙视,皇家的人果然一个比一个虚伪。
  ”臣弟无事,就先行告退了。“
  待萧景仁走后,胥阑珊才松了口气,”我应该没有露馅吧。“萧汝晟苦笑着走上前来,抱起一旁舔毛的墨玉,”你啊,你啊,真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
  ”喂,我跟你说话呢。“
  “景仁从来观察细微,墨玉这么大的破绽你觉得他会看不出来吗?“萧汝晟修长的手指轻摸着墨玉的毛,墨玉不由自主的舒服的发出呼呼的声音。
  ”这跟墨玉有什么关系?“胥阑珊觉得自己一定是太过劳累,居然觉得这厮说话越来越深奥了。
  ”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墨玉时我告诉过你什么吗?墨玉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猫,而它之前最不喜靠近的就是潇湘。你懂了吗?“就在胥阑珊想再问的时候,萧汝晟却继续说道”看在你这几天的表现,我决定履行我的承诺,这是出宫令牌,收好。“胥阑珊下意识的接住迎面而来的腰牌,脑子还在飞快的运转,浮现出很多的问号,比如说今天的萧汝晟怎么这么有人性,又比如这过关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萧汝晟见呆如木鸡的胥阑珊,心里也很无语,他的皇后好像只有对待除了他之外的人才会有聪慧的一面,不过这样的效果他也不是不喜欢,至少证明他是特别的。其实他早就想将出宫令牌给她了,只因知道她不愿成天呆在宫里。不过无月宫的人活动太过猖獗,近日里总算是老实不少。
  直到萧汝晟抱着墨玉去外面晒太阳,胥阑珊才唤来吱吱,”吱吱,你快掐我一下。“
  ”啊?“
  “让你掐你就掐。“
  ”哦“
  ”嘶,疼。不是在做梦,吱吱,我们拿到出宫令牌了,我们可以出宫了。“
  ”真的吗?那吱吱也可以跟着主子出宫了。“
  ”是啊,是啊。“主仆二人的嬉笑声一声不落的进了萧汝晟的耳朵,”墨玉,你说阑珊怎么就那么迟钝呢?可是朕就是喜欢这样的她,这可怎么办呢。“
  京都的街市向来比较热闹,特别是萧汝晟南巡回来,便将姜城的夜市照搬了过来,倒也有了些自己的特色,经常要到子时方才结束。尽管天气已经回暖不少,不过晚上的气温还是偏低,偶尔还连带着飘一些雪花,当胥阑珊带着吱吱离开皇宫的时候,连天如花飞舞飘散的雪突然停歇,不少摊位开始将桌椅摆放出来,开始张罗卖起了吃食,吆喝声,讨价还价的声音不绝于耳,人声鼎沸的样子将这微凉的雪夜变得不那么萧瑟。雪白的雾气升腾开,轻拂上路过行人的脸颊,两旁店家的灯火通明,伴着春季的大红色彩,给这繁华的御街带来了阵阵暖意。一路上高高悬挂的成串灯笼将沾染了积雪的道路照得份外亮堂,一时间给人错觉,恍若白昼。
  走过书写着太平盛世的牌楼,漫步到赫赫有名的悦独阁门口,就看到几位妙曼的女子浓妆艳抹,摇曳着身姿站立在那里,拈着方粉色的长长丝帕,挥舞着招揽路过的行人,带起无限风情。
  “这位爷,你怎么才来啊,春儿等得眼都望穿了。”
  “这不是张老爷吗?今个来了几个新倌,等会儿您可要拔得头筹啊。”
  “王大哥,您是不是忘了艳儿啦,还不快进来!”
  “哎哟,公子,您来了!可想死奴家了……”很快,就有不少客人随着门前的几位女子踏入了进去,体味着软香温玉,酒醉奢靡。见此情景,胥阑珊本来想先回时光轴的脚步骤停,竟然有了些犹豫,毕竟这种地方给她留下来不少的阴影,不过也有不少的刺激,所以反复徘徊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过,作为青楼的女子,见惯了各色客人,自是眼毒,立刻心领神会地上前拉扯着她的衣袖,一股浓重的艳俗香气扑来,呛得胥阑珊透不过气,还有那嗓音腻得她不堪入耳,想逃离的念头更甚了。
  “你这死丫头发什么骚呢?这么俊俏的公子岂是你肖想的,还不快滚回门口去免得吓着了这位官人!”胥阑珊暗自呼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