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失控的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三人对打难分胜负,胥阑珊如看戏般的不断为自己这边的人喝彩加油!而一旁的阿离更是胆战心惊,虽说自己也曾出来闯荡江湖,但是实际上每次打架出头的都是皇兄派人保护她的暗卫。就她那三脚猫功夫,恐怕早就被人虐死了。此时见白钰只是稍胜一小段,不曾想那西域人功夫竟如此的怪异,不由急得团团转,扯着胥阑珊的衣袖道:“阑珊,这可怎么办啊!这两蛮汉子这般高大,这次我们莫不是要吃了亏,要不我们前去搬救兵吧!”
  胥阑珊螓首微转,斜睨了眼一脸着急的阿离悠哉道“嗯,这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但客栈离这尚这般远,若未能及时赶至,岂不错失了这出好戏,再说了纵是不能助他,亦要做他坚强的精神依靠,以眼神为他助威加油!至少也突显了我们的价值不是?”,吓,这什么歪理言论?但阑珊说是那便就是吧,反正自己也不敢让皇兄知道他们来了烟花之地,而且还又高调的惹了祸事。想至此,心也不再那般紧张害怕了,愿望是美好滴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二对一啊,纵是再武艺再高,也会有累的时候,好吧该是姐姐出手的时候了。
  就在三人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胥阑珊抓起了桌上的杂物朝那二人扔去,虽无任何杀伤力,却也能使二人分了神,渐渐落了好大一截。一人瞧见胥阑珊正欢乐的朝他二人扔掷东西,便一个跃身朝她行去,便是这妖人惹起了事端,他不找“他”算帐,偏偏却是“他”来惹了他。
  眼见那人毫不留情的朝她出拳,不知是吓的还是恶作剧,胥阑珊双手微举握成拳,尖叫出声“啊!杀人啦!”边喊边躲闪。顾不得许多,抓到什么便朝他掷去什么,阿离那丫头也算义气,直挺挺的站在那汉子面前,怕得两腿打颤却要死忠的两手张开,欲挡其去路,不允他伤了自己想保护的人。身轻如树叶的阿离哪是那汉子的对手,一扫手,便飞往了别处,顾不得被摔得疼痛的屁股,见那汉子朝阑珊行去,紧张的朝着阑珊的方向喊去。
  见自家妹妹般的丫头遭了罪,纤纤手指掏入腰间的小锦袋,握成拳的小手往前一探张开,那粉末便尽数朝那汉子脸上洒去。姐姐我虽不懂这武功招式,耍些小手段这总归不难吧!让你瞧瞧你姑奶奶的厉害。
  正在他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内堂入口传来。
  “这里简直热闹非常,不过在姜某人的地盘,如此这般总该打个招呼才好吧。”闻言双方皆是停手了,就见内堂缓缓踱过来一位翩翩佳公子,黑袍飘逸,眸如流水,发若黑缎,挑起一束扣上双龙吐珠的金冠,红唇微弯,眼眸稍稍一流转,便有无数的抽气声传来,他的腰间别着两个带着铃铛的的玉佩,稍稍一走动,铃铛玉佩相碰,叮当作响,有说不尽的风流气韵。就在众人都看向那男子时,唯独胥阑珊趁那汉子不注意时将白钰给她的痒痒粉全抖进了他的衣内。这小小的动作姜骋全看在眼里,对于西域汉子,他也确实不喜欢,上次的丝绸生意。还在西域皇室那里吃了个暗亏,如此也算是为他除了下心中不快。
  西沽客栈内,黑老大对着自家主子吞吞吐吐,“说吧,他们去了哪里?”
  “这个,回,回皇上,他们,他们去了。。。去了醉红楼。”
  “酒楼?”萧汝晟轻皱了下眉,这个名字取得还真够轻浮的。
  “是,是,是男人取乐的地方。”黑老大的话音刚落,萧汝晟的手中的笔应声而断。
  黑老大想到自家小弟才有了新主人可不能就这样被皇上给处决了。“皇上息怒,卑职看到白钰白大人也跟着进去了,应该没不会有什么危险,公主也真是太胡闹了,怎么能去那种地方。”
  此时萧汝晟脑子里哪还有能记起自家妹子,满脑子都是胥阑珊抱着别的女人亲热的画面,虽然是太监不会有什么实质上的发展,不过光是想到除了他还有别人和他的小跟班如此亲密,他就受不了。
  “带路。”黑老大准备的一大堆宽心的话,此时都堵在了嗓子眼,看着皇上的表情,黑老大心想这下完了,看来这阑珊公公是躲不过了。小七啊,哥哥我会帮你向皇上求情,让你回来的。
  萧汝晟前脚刚走,从墙上隐约现出两个一黑一白的人影。
  “我刚刚没听错吧?楚天的徒弟去了青楼?真够风流的啊,没想到这一生清心寡欲的楚天居然找了个如此品行的徒儿,哈哈哈”黑无常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到。
  “可是楚天的徒弟是个女子啊。”白无常的话果断让黑无常的笑声更加放肆。
  “喂,你要去看看热闹吗?”
  “不,我就在这里守株待兔。”黑无常摆摆手,躺在了萧汝晟的床上。
  待萧汝晟赶到醉红楼时,看到的不是美人入怀的阑珊,而是和一个气质男子调笑自如。
  萧汝晟大步跨过去一把拉过胥阑珊,他眼中的火焰熊熊燃烧着,这样的距离,他的唇离他很近,仿佛只要一低头就能侵入。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下一秒,他就将唇覆上了那片柔软。
  “皇……”她来不及出口的话语被强硬却温柔的吻封缄在贴和在一起的唇齿间,火热的气息一下子全部涌了过来,一条柔滑如丝的舌尖迅速滑入口腔,如大海深处的波涛,在唇舌间缠绵翻涌。
  由于意想不到的惊愕,她纵使还记得她现在是个太监的身份有,也在一瞬间忘了抵抗。
  这一刻就如在暗色的苍穹下,两颗明亮的星子刹那间划过星空,撞击出绚烂的火光,一瞬即逝。
  令人窒息的吻,长得像经历了一个世纪。当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她的唇,在看到阑珊那难以置信的表情时,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时冲动,已经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难以言喻的情绪好像铺天盖地的乌云席卷而来,令他的整个心都阴暗起来。可在同时,又带了几分小小的期盼。
  捅破了这层窗纸的结果-----到底会怎么样?
  光天化日之下两个男子相吻,纵使再怎么开化的民风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