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到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诸葛先生!”
  饰非跟在爱丽丝的身后走下列车。身后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他回过头来,看见那位名叫卢旺达的女仆正站在月台旁,向他招手。
  他停步驻足,表情淡漠,女仆飞快地走上前来,将一样东西递给饰非。
  饰非注意到,那是那株曼德拉草的根雕,根雕被女仆用手帕包住,勉强像是一份礼物。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您,但我听夫人说,您对这个感兴趣,所以,这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女仆毕恭毕敬地说道,说完后,她又将一张写了字的卡片放在饰非的手心里。
  “夫人说,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来这里找她。”女仆犹豫了几秒之后,再次补充一句,“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这句话说完后,她终于也是不再停留。遵循贵族礼仪,她同时向饰非和爱丽丝行礼,便算作是告别,转身回到正在远处等待的波提雅夫人身边。
  司马宣已经走到前面把三人的车票递给检票员,在身边看住饰非的人只有爱丽丝。
  爱丽丝看着饰非把玩根雕一圈后,将其收回到自己的储物手套里:“你在餐车里就动上坏心思了,对吧?”
  “为什么这么说?我在你心里是这么坏心眼的人吗?”
  “不是吗?我一个大美女和你一起共进晚餐,但你在中途却一直在瞄那个夫人,你不会觉得我没发现吧。怎么,你觉得年长的对你更有吸引力?还是说,你喜欢黑的?“
  饰非撇撇嘴,对此不置可否,爱丽丝则忽然贴近他,压低了声音:
  “就是想要那个曼德拉草的根雕是吧?“
  “我是个奇术师,碰见了罕见的材料动歪心思,是一件很稀奇的事吗?”
  饰非大大方方地承认,反正,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基本不需要掩饰。
  他之所以会这么了解曼德拉草这种材料,还是因为在监狱里时,就从鬼谷子口中听过。
  鬼谷子提供的绕过廊桥的方案其实有两套,其中一套已经实现了,通过摩纳克的舌头来控制住狱警们,从而出入监狱各处。
  但这个方案实际上是备选方案,当时鬼谷子更多的还是希望就地取材,不要太过麻烦。
  饰非并非第一次见到这种根雕,事实上,夏都的房间里也有一枚相似的。材质同样是曼德拉草,鬼谷子提议过将其偷出来炼制魔药,但这个提案被饰非否决了。
  根雕作为护身符而言,对于夏都应该有重要的意义。当然,其实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曼德拉草炼制的爱情魔药没办法兼顾每个狱警,毕竟,饰非不可能一个个去偷偷下药。
  这样想着,饰非的手肘忽然被爱丽丝戳了一下,女孩一边走一边绕到他身前,让他不得不减慢前进的速度。
  “占卜的事情,你也是故意不和那老头争的?你那个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那夫人身上的问题了吧。”
  “你知道老头会给她错误的占卜结果,而你需要做的就是提前等候在车厢的走廊里,然后适时出手帮助。”
  “到那个时候,你就能趁机索要报酬。”
  爱丽丝说完,脸就向饰非凑近,像是在仔细观察饰非的表情有没有说谎。
  饰非也的确没有必要说谎,他用手拨开了爱丽丝漂亮的脸蛋,觉得这女人就是个显眼包。
  “就算我说不是,你也不会相信吧,还是说,你对我趁火打劫的行为感到不齿?”
  “不,你好坏,我好爱。”爱丽丝双手捧在胸口,做出崇拜的表情。一般的男人被这个漂亮女孩这样恭维恐怕马上就会被冲晕头脑,但饰非不会,饰非太清楚这家伙的品性了。
  “你真有自信啊,就那么认定,那位大师会算错吗?”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我没那么确认,但如果在列车上,我就有百分百的把握。”饰非说完,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刚才画卦象的伤口。然后,他用仅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哥伦比亚联邦应该不会再有能用奇门八卦卜卦的人了。”
  “那如果普洛大师的占卜结果是错误的话,有关你这次审判的占卜,结果究竟是怎样的?”爱丽丝自然没听见饰非的低语,只是顺势问道。
  饰非看了她一眼,然后装作没听见就扭过头去,女孩有些着急,顺势就上来要抓住饰非的手臂:“快告诉我!“
  “波提雅夫人,你还没有按照大师的忠告解雇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仆吗?”
  正纠缠之际,身后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声音。两人回头,看见恩雅夫人正站在月台旁对波提雅·米修斯微笑。
  女仆卢旺达本能地想要后退,但却被波提雅夫人按住了肩膀,示意原地别动。她摇摇头,走上前去,向恩雅夫人和普洛大师同时行了一个礼:
  “我自己身边的人是否心肠歹毒我可能没那么清楚……但恩雅夫人您怀抱着什么心思我是明白的。”
  “有关那块土地的事宜,我们可以等到大都会的招标拍卖上再好好聊聊。希望您到时可以带上合理的诚意。”
  “另外,普洛大师……”波提雅夫人说完后,看向恩雅夫人身旁的老头。大师表情困惑,不知夫人意欲何为。
  夫人上前,在其耳边低语了一句,从饰非的角度只能看见那大师的脸上布满诧异的表情,然后立刻扭头看了一眼停靠在月台旁的列车。
  饰非压低帽子,站在原地注视了片刻大师之后,才转身继续往前走。
  列车再次发出鸣笛的声音。它并不会在密城停靠太久,它很快就要驶入下一座城市。
  ……
  …….
  如爱丽丝所言,密城不是一座大型城市。和金斯波特的规模相比,它可能还不到其一半。
  但它有自己的优势,它是距离大都会最近的城市,大都会是全联邦的经济中心,每一天,全国接近百分之八十的现金流会汇入这座庞然大物中,几经流转,又以数倍的金额喷吐而出,流往世界各地。
  无数年轻人怀抱着所谓的联邦梦追寻这片梦想之地而来,但要不了多久,他们会被现实重创粉碎,化作城市中的一片浮萍,随波逐流到阴暗的角落。
  大都会价格高昂的地皮不适合他们居住,能敞开怀抱接纳他们的,只有距离最近的密城。
  每天清晨提前两个小时出发,准时在工作时间汇入通往大都会各个写字楼的车流,这就是密城大多数人的生活,是所有人口中所说的生活。
  这个特权倒也并非是密城独有,在大都会附近,也存在有好几座小型城镇,那里的人过着同样的生活。
  让密城真正变的与众不同,并且足以在全联邦闻名的,终归还是那建立在城市中心的存在。
  “密斯卡托尼克研究院志愿者!游客朋友若是需要帮助,请前往咨询台,我们将竭尽所能帮助您。“
  你只要刚走出车站,就会听见这样的声音。热情洋溢的研究院学生们是这座城市的名片,而古朴的哥特式建筑们则是城市的另一面。两者交融在一起,成为了一座古老又开放的象牙塔,共同构筑起外界对密城的印象。
  学院坐落市中心,所有的城建结构围绕学院渐次铺开。这其中也包括了城市地标建筑,黑钟塔。
  一座纯黑色的钟塔,塔顶足以俯瞰全城。钟塔隶属于学院,是学院的核心行政建筑。包括校长在内的多位院系主任都在其中办公。
  在车站时,你就能看见这座钟塔。尽管夜幕已落,但游客们无一例外,都驻足片刻,观赏那钟塔的伟岸。
  钟塔后是银月,月光无暇,如轻纱,裹满钟塔的大理石。
  “在看什么?“司马宣忽然回头说道。
  饰非摇头,什么也没说,他的双手重新被戴上手铐,被爱丽丝带着坐进车内。两人落座后排,依然由司马宣开车。
  司马宣确认好车上事先有人留下的便条后,便发动引擎,驶上密城的环城公路。
  “领头羊的人明早来参加审判,诸葛先生。“
  “这意味着你今晚需要留宿奇术司。但别担心,看样子,司里已经准备好你的临时房间了。我和伊莎贝尔今晚也会留在司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