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 她又赢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是姜栩栩的表情过于认真,椒图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要不,我们再想想……”
  拿雷劈护国龙脉,这要是让玄门还有妖族知道,他们真的不会被玄妖两界直接除名封杀吗?
  而且……
  褚北鹤当初为了栩栩,可是偷偷替她扛了天道好多道天雷呢。
  栩栩现在要是再拿雷劈他……椒图有些不忍心。
  总觉得,他鹤哥有点可怜了。
  还是再想想吧。
  想一个,稍微温和一点的法子。
  姜栩栩到底还是被椒图劝服了。
  椒图化回蛟蛇,带着姜栩栩重新回到京市市区。
  两人不知道的是,就在结界中,那属于银杏树主冠的结界之中,褚北鹤就站在原本的银杏树下。
  尽管隔着结界,他依旧听清了他们在外面所有的话。
  包括离听说的那些,以及……她说想用雷符劈他的话。
  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就是莫名觉得,这确实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有件事,离听说的并不算全面。
  他确实有着关于姜栩栩和他之间的记忆,但那些记忆并不完整。
  甚至于,她在他脑海中的所有记忆,都像是一帧帧黑白色的默剧。
  他确实对这段多出来的记忆没有太多的感觉。
  可是……就在他刚刚见到她以后,记忆里关于他和她的某一处,仿佛终于有了一点点色彩。
  尽管只有一点点,但在那黑白色的世界里,依旧显得格外明亮。
  褚北鹤再看向眼前的银杏树。
  看着它展露在这世界上的色彩,良久,黑眸微微一动,似是想到什么,他低头,忽的看向自己左手手腕的位置。
  只见那里,本该干净白皙的手腕处,此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仿佛黑色筋脉一样的线条。
  那些黑色的筋脉就那样显露在皮肤之上,整体呈现出了被雷击后的脉络。
  那是……天道的雷劫残留的痕迹。
  也是“他”曾经为她挡下天道雷劫的痕迹。
  他不是很清楚当时“他”为她挡下雷劫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但既然他已经替她挡过这么多道雷……
  如果姜栩栩,实在觉得不甘心,想要试着用雷劈醒“他”的话,褚北鹤想,自己也不是不能让她劈一次。
  ……
  离听让姜栩栩想清楚后再做出选择。
  姜栩栩这一想便想了三天。
  期间不管是褚北鹤,还是离听闻九都没有出现过。
  姜栩栩也没再刻意去找他。
  直到第四天,她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和往常一样照旧去妖学院上课。
  而此时,特妖班原本等着新人报到的十一只妖,已经望眼欲穿。
  本来以为终于来了个新人。
  结果,擂打完了,不来报到。
  说好的明天再来,结果等了三天,还不来!
  特妖班里脾气最暴躁的蓝镜少年不耐烦了,“那个姜栩栩怎么不来了?!”
  说着看向闻人百雪,“是不是你那天没认真打,让人以为我们特妖班都那点水平?”
  闻人百雪闻声只凉凉瞥他一眼,
  “那点水平?那你要不要跟我这点水平再打一场?放心,我保证把你削成一片片厚薄均匀的!”
  蓝镜当即跳起来,“来就来,你以为我怕你?!”
  两人在那开始撸袖子准备干架。
  教室里其他人像是习以为常,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少女看向角落处沉默的玄枵,问他,
  “你跟那个姜栩栩熟,知道她怎么回事吗?”
  玄枵冷冷瞥她一眼,半晌只吐出一句,
  “不熟。”
  旁边有人闻言想要反驳,然而话还没出口,那边原本已经要撸袖子干架的闻人百雪忽然像是闻到了什么,倏地站起身来。
  “可算来了!”
  话落的瞬间,人已经一个闪身,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特妖班其他人见状,也跟着离开教室,不多时,一行人再次出现在了之前的试炼场前。
  便见试炼场上,姜栩栩站在那里,显然是在等着他们。
  闻人百雪看到她,居然还有点开心,但嘴上却道,
  “你怎么回事?!说好的明天来,这都三天了,你是不是不把我们特妖班放在眼里?”
  姜栩栩看着她,表情倒还算平静,只道,
  “临时有点事。”
  至于什么事,她没解释,只看向她和她身后的一众特妖班学生,
  “你之前说第二天再来,要换个人重新打擂是吧,我准备好了,你们要换谁来?”
  包括闻人百雪在内的特妖班一行人都没料到她这么干脆,蓝镜更是冷嗤,
  “你想来就来?特妖班有特妖班的规矩,你迟到三天,起码得打三场才有资格进!”
  其实没有这个规矩,不过是蓝镜想故意挫挫这个半妖妖崽的锐气。
  却不想他故意刁难说的话,对面的姜栩栩却是神色不改。
  看向他,只稍微思考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三场,也行。”
  她今天过来,本来也是冲着打架来的。
  这三天,她想了很多。
  想她和褚北鹤之前的事,想她重新见到他时他看向她的目光。
  也想着离听说的那些话。
  她心底郁着一口气,发不出来,更不知道向谁发泄。
  她不打算放弃褚北鹤,应该说,她不可能放弃他。
  所以,在重新去见他之前,她必须重新整理好自己。
  她想把那股气,发泄出来。
  这里,就刚刚好。
  而另一边,蓝镜一行人在听到姜栩栩的回答后,都有种受到了挑衅的感觉,而且对象还是一只只有四分之一妖族血脉的半妖!
  蓝镜最先冷笑一声,站了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别说我们欺负妖。”
  除他以外,特妖班里又有一人跟着站出,玄枵想了想,也跟着站了出来。
  三人三场,说来就来。
  ……
  两小时后,蓝镜抱着自己被烧焦的尾巴,坐在满是坑洼狼藉的试炼场上,一脸悲愤。
  他死死瞪着眼前明明一身是伤,满身狼狈却依旧站在原地的姜栩栩,忍不住破口大骂,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你肯定不是半妖,半妖哪有你这样打架的?!”
  打擂而已,用得着玩命打嘛?!把他尾巴都劈焦了!
  这个姜栩栩,肯定是基因突变的!
  连着三场对打,他居然还输给她了,这说出去有人信?
  姜栩栩却不管他,无视挂血的额头还有那一身的狼狈,只盯着他,问,
  “认输吗?”
  蓝镜当下腾一下跳起来,“你赢了,赢了总行吧?!”
  蓝镜说罢扭身走回旁观的众人身边,除他以外,玄枵和另一人身上都明显带着伤。
  一行人就那样看着场中的姜栩栩。
  好半晌,他们起身,肃立,而后缓缓将中间空出一个口子,这才朝着她道,
  “姜栩栩,欢迎加入特妖班。”
  姜栩栩看着他们为她让开的中间的那个口子,终于缓缓地卸去浑身坚持。
  然后,她整个人仿佛脱力般,直直往后,呈大字型地倒在坑洼狼藉的场地上。
  头顶是碧蓝如洗的天空。
  姜栩栩看着天,缓缓笑了。
  她又赢了。
  你看,哪怕再难,她总是能赢的。
  所以,哪怕再难……
  对褚北鹤,她不会放弃。

章节目录